equator赤道

【MHA 轰出/轰爆】失色

*cp向大致为前期轰出中期轰爆结局轰出这样,但是没有贵乱修罗场,行循渐进风。 

*大概是长篇,cp洁癖慎入,应该是一篇轰总成长向的文。 

*平淡向



01                                       

(森林里的小朋友们最近正迎来一位新客人,盘根错节的老树后面是他的小屋。

 

他涂着白漆的房子远看像一块白奶油蛋糕,巧克力色的窗框嵌在上面,精心打理的花园更像是彩虹糖铺满的蛋糕表面,

 

【住在好吃的房子里的东西应该不是什么坏东西吧。】

 

绿色的松鼠想着,伸出小爪子掐住树上伸下来的叶蔓,上面满是零零星星的掐痕,似乎这位松鼠很喜欢这样来来回回地摆弄,

 

【说不定下次他们去找那位东西的时候我可以跟着去。】

 

他佯装慎重地思考了一下,还准备做些什么毛绒的后颈就被另一只毛绒的爪子抓住了,

一只比他大了不少的松鼠正要把他拽进窝里让他睡觉,

 

绿色的小松鼠靠在散乱的枯草上,眺望那栋巨大的白奶油蛋糕的眼睛里充盈着快要溢出来的期待,柔软又甜腻,绵绵地化开。

 

像是上一次他妈妈给他带来的一块小小的小奶油曲奇饼,说是饼干还不如说是饼干屑的那种。

 

【说不定下次我去找他的时候他还会请我吃上次妈妈给我带来的那种小饼干。】

 

布满绿色茸毛的眼皮终究还是耷拉下来了,毕竟他还是个出生刚满一个星期半的松鼠宝宝,

在那个老树后面的白奶油蛋糕里有某人的期待同时也充盈着某人的烦恼。

 

那位新朋友有着半红半白的头发,本来应该是怪异又漂亮的头发现在正在饱受折磨,

红色的发丝和白色的发丝纵横交错,他的主人用手随便抓了两下。

 

被沾着水珠的手抓过的头发这时候又沾上了点点湿气,似乎比原先还不漂亮,不过他的主人也毫不在意,另外一只手抓过一只画笔,悉悉唰唰不知道在画些什么。

 

怪异的艺术家。

 

这是他搬来森林之前大家对他的称谓,他有一个硕大的红木制成的画具箱,也许是用的时间太长,上面还横着几许斑驳的木痕,像是艺术家脸上的伤疤。

 

但是如果要打开画具箱的话恐怕要让您失望了。

里面除了画笔和调色盘也就只有几只铅笔。

 

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也就是说,这位画家画画从来不用颜料上色,他的画都是黑白色也就是素描画,但是他又准备了十分齐全的画笔,甚至连调色盘也准备得如此到位。

 

倘若您觉得奇怪去向他询问理由的话,他的理由更为荒唐。

【颜料在我的画布上都是空白的,我没有颜色。】

这样牛头不对马嘴又不知所云的话,恐怕也只有他这样的人物才说得出来吧,不过这位伟大的艺术家的确也在为颜色这件事情苦恼着。)

 

轰焦冻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看不见颜色的。

 

 

似乎是从母亲把开水浇下来开始,或者更早,这些好像不属于轰焦冻的记忆范畴,他不想从那段蝇蛆滋生的记忆里去翻出什么,

他只是依稀记得,从那时候开始,他失去了母亲的同时好像也失去了颜色。

 

深冬的干冷为雄鹰渲上一层薄薄的冷雾,像是蝉蜕后留下的空壳,薄薄的虚无缥缈的,矗立在那里好像某个人的空想。

 

轰焦冻出门时太过急躁,急吼吼地披上随手抓来的围巾就打算出门,通过他的视角看到世界都是灰白黑相互交接的,说不上混沌更说不上有条理。

 

似乎长这么大也没有遇到和他相似或是相同事件或人物,那他是不是可以妄自大胆地把自己称为和别人不一样的那个特别的人呢?

暗色一片的世界。

 

形单影只的世界。

单调的空洞的世界。

 

【真好啊。】

他暗自想着,像是每个星期都会出版的炙手可热的漫画,或者是爷爷家仓库的那台落下灰的黑白电视,他所看到的东西全都有着绝无仅有的颜色构造。

【好到想要逃离的这个世界。】

 

“有什么可羡慕的。”

轰焦冻重复着这些年来不知重复过多少次的词句,烂熟于心的话语轻轻地从嘴里飘出,在遇上冷空气的同时迅速地凝集成一团冷气,

 

在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得太大声之后,轰焦冻就有点担心背后会不会有自己的同学或是熟人捕捉到这番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话语了。

 

自己也没太敢回头看,笨拙地抬起脚步上楼梯,心底却臊得不行,悄悄地把围巾提上来,遮住半张脸,又或是把脸埋在围巾里,只是红红的耳尖暴露了他的心思。

 

笨拙得让人吃惊。

 

前脚刚踏进教室,轰焦冻就收到了不少惊奇的目光,

各种意义上的。

 

教室里的女孩子在为班上屈指可数的池面先生选了一条以藕粉色打底,桃红色格子铺面的具有浓烈少女感的围巾,

 

散发着浓浓少女心的围巾横在轰焦冻的颈部和肩部,楞是让丽日看出了一种低龄向的幼齿感。

 

“今天的轰同学很……很别致啊。”

 

丽日自以为不懂声色地转过去和后面的蛙吹吐槽,她不知道下一句应该是池面穿什么都好看还是应该吐槽这种围巾自己从国中以后就再也没碰过,

 

而钢铁直男们却硬生生地跨过这个十分具有吐槽价值的地方,他们只是侧重于轰同学居然也会感到寒冷这种鸡肋的点上。

 

“呐呐,轰你这家伙居然也会觉得冷啊,难道说这个天气已经冷到这种程度了吗!哇!果真轰是真男人啊!”

 

切岛伸出手掌在轰焦冻的肩上停留,却不知怎的又一下子收回去,

“就算是我也会感觉到寒冷的。”

 

不咸不淡地甩出这句话,却一下子冷却了热血少年不知道在兴奋什么的冲动劲,在这种天气下总觉得有些不舒服,生疏又礼貌的语气让切岛缩了缩脖子,

 

这种感觉让切岛想起在深冬中运动完流的汗被捂在衣物里的那种触感,湿冷的气息直往上窜。

 

“你给我适当点!”

后颈突然被一记猛敲所袭,却又像是救场一般,是拯救了切岛亦是拯救了轰焦冻。

 

上鸣还在和轰焦冻客客气气地道了个歉,切岛却伸出手掌眼里写满了若有所思。

 

轰焦冻假装不动声色地坐下,实际上手心已经冒出一层薄汗,对上八百万关切的眼神,经过一些可有可无的嘘寒问暖之后才缓缓步入主题。

 

“轰同学的围巾会不会稍微有些……有些花哨了呢。”

 

八百万是不愿意相信同自己一样的报送生有着这样的迷之品位的,她花不了几秒钟就想到了些什么,还是关切地问道,虽然这个是个陈述句。

 

闻言,轰焦冻垂眼看着自己的围巾,只不过是灰白相间的格子,实在不好意思用花哨一次往上面安。

 

等等。

 

这个好像不是他的围巾,他记得好像是去年还是前年的时候,轰冬美好像给他和她自己买了一条款式相同花色不同的围巾,虽然两者在他的眼中没有什么不同。

 

可能是今早过于慌乱的缘故,他不知道他现在这幅样子在别人的眼中是怎样的荒诞,也不打算和别人隐瞒自己的身体状况。

 

“啊,看来是不小心拿错了。”

 

极为平淡地吐出这句话,手指捻起围巾搓了搓又把脸埋在围巾里闻了闻,有一种属于女孩子的类似于护肤品的淡淡的香气,

 

在流动的冷空气里不怎么明显,反而在教室里更显得轰轰烈烈起来,这是对他本人而言,(别人还是闻不到的。)

 

“嗯,果真如此。”

在思维跳过几个轮回之后冷不丁地冒出这句话,看到八百万欲言又止的模样有慢吞吞地补上一句。

 

“除了黑白灰以外我看不见其它颜色。”

 

这句话证实了八百万的猜想,虽然觉得有些不明觉厉,但还是叹了口气,用着一种极为温和而又友好的语气和轰焦冻解释着些什么,大致意思是有什么忙可以帮的她都能帮的上的都会去尽力而为。

 

轰焦冻乖巧地点头,随后又像意识到什么似的,闷声闷气地道了个谢。

 

尽管他向来都是自食其力的。

 

那件事似乎是发生在刚入学的第一个星期的时候,现在想起来,丽日还时不时为这件事而感到抱歉,想要郑重地和轰同学道个歉却总是找不到合适的锲机。

 

当她和绿谷饭田照例同路回家时佯装不经意地提起这件事情,

“啊,这样啊。”

 

在饭田整理出第七套作战方案时,绿谷期期艾艾地曝出这句话,瞬间让小姑娘的热情冷却了几个度,

 

“诶,别误会,我、那个我不是、我的意思……诶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已了。”

 

看见小姑娘眉心鼓起一脸被泼冷水的气呼呼模样,绿谷不禁慌了神色,张口欲做解释,却怎么解释都感觉像是欲盖弥彰。

 

呼出来的冷气团绕在脸的周围,也为他那双对于男孩子而言过大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薄雾,却怎么解释都显得自己过于笨拙。

 

恹恹地低下头,却让冷空气趁虚而入钻进后颈里,湿冷冷地,已经到冷得发疼的地步了,

这让绿谷联想起某个人的个性。

 

“其实我也有在帮丽日想作战计划了。”

 

在呼吸之间,湿冷的空气分子撞进鼻腔里,说话时都有些冷得发疼,用手指粗暴地揉了揉鼻尖,揉得整个鼻尖发红,像圣诞节的鼻子同样通红的驯鹿。

 

起着安慰性作用的话语参杂半真半假,像是掺水蜂蜜,黏性不足却能散发出足够甜腻的气息,好歹也让处于青春期的少女的面部表情稍加缓和,

 

随口说了一句类似于绿谷君要注意听别人讲话啊什么的打发过去,其实她打心底也多多少少明白绿谷的思绪,

 

“因为绿谷君太温柔了,舍不得伤害别人啊。”

 

冷不丁地说出这句话,话语里的词句之间全是丽日佯装的漫不经心,

饭田似乎听不太懂两人玩的文字游戏,清了清因为讲话太多而有些晦涩的嗓子,张嘴准备和他们分享自己刚刚想出的【怎么向轰同学道歉的大作战No.8】

 

而绿谷这边的确是分了神,他长这么大实在没有遇到过像轰这样的人,不仅限于轰焦冻的身体状况,还有他那傲人的个性,

 

可能是绿谷出久一辈子都不敢肖想的个性,从那次实战演习之后听饭田讲起轰焦冻那段几乎可以用传奇来形容的经历。

 

绿谷出久在惊羡的同时也连夜在他的英雄笔记上记录了一串密密麻麻的作战分析。

这样的人却有这样的缺陷真的是太可惜了,

 

该说是天妒英才还是什么,绿谷出久在对他惋惜的同时心底也泛起了一些同情,

【要是有什么忙能帮上也好啊。】

 

像是对自己又像是对轰焦冻做的暗自决定,在自己分了神之后莫名其妙地曝出了那句话,连他本人都感到奇怪,在想着怎么补偿丽日的同时刚刚思考的话题也在脑海里悬浮着迟迟不肯散去,

 

稍微有些心有余力不足呢绿谷君。

————————————————T——B——C—————————————————

第一次写小英雄的文啊,有点小激动hhhh,这个可能是个长篇文,慢热快热还不太确定【因为本人文笔太拙劣了hhh】cp前期为轰出中期为轰爆最后还是轰出,大概算是轰总的一个个人成长经历什么的吧,前面部分和正文只有一点点关系,当做轰总小时候看的童话故事看就ok了hhhhh,cp洁癖慎入,前几章发展大概可以算是回忆部分吧,时间线可能会有点迷,第一章的时间线大概是实战演练之后体育祭之前,绿谷小天使对轰的感情应该是处于想要帮忙的程度(毕竟他真的太温柔了,想抱抱他)前期轰爆不太明显先不忙打轰爆tag了。

下面是自己画的渣插图,因为轰看不见自己的原因所以他是外人视角,大概算是他自己眼中的世界构图这样【强行灰色的世界】真的很想吐槽一下这个图片压缩啊,压成这个样子【暴风哭泣】,然后,喜欢请点小红心小蓝手,不喜欢请别喷【星星眼】